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首页 > bet36体育在线开户 > 详细内容
宁波公安首次披露绿洲珠宝行案22年追凶始末
【发布时间:2017-06-04 07:48:37】 【点击量:1831】

  今天上午,宁波市公安局举行媒体见面会,介绍了宁波公安跨越22年锲而不舍攻坚“绿洲珠宝行抢劫杀人案”的整个过程。

  两条人命,外加闹市区持枪抢劫,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宁波历史上,绝无仅有!

  宁波警方整理了一篇长达1.3万字的纪实文章,回顾从案发到嫌犯最终落网的全部过程,大量细节系首次披露。

  1995年绿洲珠宝行案发至今,宁波市公安局一共经历了牟高望、郑杰民、巫波伦、王惠敏、刘凯5任局长,每一位新上任的局长都在全力推动案件侦破;22年来,4代专案组侦查员前赴后继。

  在生命弥留之际,宁波公安着名痕迹专家、62岁的叶信隆最牵挂的还是绿洲珠宝行案。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对来看望他的专案组同仁留下了振聋发聩的遗言:“此案不破,我死不瞑目!”

  在得知抓获嫌疑人的那一天,许多宁波老公安掉了眼泪。

  今天,中国宁波网全文刊发宁波公安攻坚“绿洲珠宝行抢劫杀人案”纪实,向为此付出努力的广大宁波公安干警致以敬意——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宁波公安跨越22年锲而不舍攻坚“绿洲珠宝行抢劫杀人案”纪实

  

  此案新中国成立以来宁波绝无仅有

  1995年12月6日早晨7点不到,时任海曙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长的施加祥像往日一样,从位于海曙狮子街的家中,走向自行车棚取车,准备到单位去上班。

  这时,他公文包内响起“大哥大”急促的铃声。

  当时,整个海曙分局只配发了三台“大哥大”,用于重大警情的联系。一丝不祥的预感让施加祥心中一凛。

  “绿洲珠宝行里面有两个人被打死了!”分局值班员向他通报。

  “两条人命?!”施加祥听闻头皮一阵发麻,紧张中,他竟半天摸不着裤袋里的自行车钥匙,索性弃车,沿着凑⒔忠宦沸∨埽?嫉轿挥谀?ㄗ罘被?质星?猩蕉?繁78号的绿洲珠宝行。

  等施加祥汗流浃背赶到,陈志国已经先一步进入了现场。陈志国,现海曙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时任宁波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当时还在海曙鼓楼大院的宁波市公安局原局址和绿洲珠宝行在同一条路上,位于案发地西侧不到1公里。陈志国那天正在单位值班。

  据陈志国回忆,他走进中心现场没多久,就发现一枚弹壳。他是第一个进入中心现场,也是最先意识到这是一起枪案的人。

  很快,案情被准确核实:珠宝行内,两名值班保安人员被人枪杀。大厅内的黄金专柜,共有4只保险箱被撬,总价值160余万元的黄白金饰物被盗。

  两条人命,外加闹市区持枪抢劫,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宁波历史上,绝无仅有!

  “案件性质确实恶劣,涉枪杀人案件当时在全国都很罕见。”施加祥对绿洲案的社会影响力记忆犹新,他说,当时甬城的大街小巷讨论的都是这起案件,公安部领导、省领导、市领导,一波波地来专案组了解情况,全国着名刑侦专家邬国庆当时也赶到宁波参与这起案件的分析研究,可见对案件的重视程度。

(现场调查取证)

  市领导:全宁波老百姓盼着案子早点破获

  案件发生后,时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牟高望亲自踏勘现场,指挥海曙公安分局和市局相关警种迅速开展侦查工作。市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路慎福、王丰达、王永年具体组织专案组工作推进。与此同时,省公安厅第一时间派刑侦专家张善岳带队,协助宁波公安机关破案。调查访问工作,由时任刑侦支队支队长宋敏具体负责。现场相关工作,由时任宁波市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的叶信隆和张善岳共同指挥。

  “这么大的现场,我工作这么多年至今没有遇到过第二个。”胡国球说,绿洲珠宝行为6层砖混建筑,其中,中心现场位于一楼的营业大厅,单层面积就超过800平方米。

  胡国球,现宁波市公安局水陆分局局长,当时也参与现场勘查工作,他回忆,现场勘查组每天至少工作16个小时以上,所有工作人员就暂住在案发现场对面的长发商厦临时驻点。早上8点半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中间只有简短的用餐时间。

  “晚上12点是雷打不动的会议时间,大家就一天下来的工作情况进行汇报,然后听领导布置下一步工作,通常一点多才能回驻地休息。”现海曙分局巡特警大队大队长孙岳庆当时也是勘查现场的主力之一。

  “辛苦是辛苦,但是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全宁波的人民都盼着我们早日破案啊!”当时现场勘查中最年轻的痕迹员龚建江对几位老同志的敬业精神尤其佩服之极,“张善岳、叶信隆都临近退休了,身体也不好,可他们俩和所有技术员同吃同睡,一同趴在冰冷的地砖上查找痕迹物证,老同志况且这样,我们这些年轻人又有什么可以抱怨?!”

  就这样,省厅、市局、分局三级公安机关的十几位技术业务骨干,在偌大的案发现场足足工作了29个日日夜夜。从中心现场到周边区域,从第一层营业厅到第六层工作区,所有现场勘查人员“一厘米、一厘米”向前推进,绝不放过一个痕迹物证。经过大家的艰苦付出,公安机关在现场提取到了包括弹壳、弹头、消音器、骨柄尖刀、军用背包带、鞋印等痕迹物证,并对犯罪嫌疑人进出通道、作案过程及案犯特征进行了初步刻画和现场重建。事后证明,这些现场勘查工作,为最终破获此案打下了第一个坚实基础。

  现任海曙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史强,当年还是警队“新兵”,他说,与现场勘查同时推进的是侦查工作,当时为了破这个案子,是集全市公安之力,参与走访调查的侦查员有近200人。围绕相关人员排查、物证、控赃和其他线索追踪等方面工作,侦查员们每天天刚亮就出门调查,到晚上12前才回来。大家一个个汇报工作,会议室经常凌晨两三点钟还是灯火通明。

  “大家肚子饿了,就吃方便面,为此分局专门用汽车拉了一卡车的康师傅方便面来,侦查员肚子饿了就自己泡。”史强说,当时对每一条线索,都要求调查的侦查员立军令状,“这个事情无论谁调查,都要一查到底,这是对自己负责,对案子负责,更是对历史负责,对甬城的老百姓负责!”

  龚建江记得,当时一位市领导来专案组慰问时说道,“我今天是来看望大家的,不是来给大家增加压力的。我知道这些日子所有参战民警都非常辛苦,但是,我不得不说,全宁波的老百姓都盼着这案子早点能破获,马上都要过春节了,能不能让宁波老百姓过一个好年,就拜托各位了。”

(现场调查取证,戴鸭舌帽的老人就是叶信隆)

  案犯使用的子弹常见于越南战场

  现场勘查还在最后扫尾,侦查工作也在紧锣密鼓推进,在这些日子里,专案组对涉及绿洲珠宝行的所有相关人员和宁波全市的重点违法犯罪人员被逐一排查,并对犯罪嫌疑人可能销赃的各个渠道进行全环节调查访问和严密布控,但是指挥部苦苦等待的好消息始终没有传来。

  宁波已经被查了个底朝天,是不是侦查范围不够大?物证方面有没有希望获得突破?随着黄金破案时间的过去,专案组决定开展第二阶段工作:全国协查和物证查找。

  12月25日,也就是案发后的第19天,王永年副局长带领一个工作组,赶赴北京向公安部汇报案件侦办相关工作,并请求公安部向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发出协查令。

  与此同时,工作组还先后到兵器部208研究所、中国科学院、中国农科院、中国农大、中国钢铁研究院,对涉案枪支、弹药、刀具和撬棍等物证,进行物证源头、制作工艺特点的分析判定。

  在北京期间,工作组对公安部枪案现场档案库中的所有弹头、弹壳进行逐一对比,并予以排除。经过在公安部、兵器部208研究所的研究和查证,专案组判定案犯使用的子弹,并非国内所生产,而是前民主德国所造用于支援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子弹,常见于越南战场。这个关键物证的源头查找,也为侦查工作开辟了视野。

  物证查找的艰苦是常人难以想像的,北京工作一结束,全国协查和后续的物证调查工作随即展开。宋敏支队长担纲此次远征任务,带队先后到广西、广东、贵州、甘肃、云南等9个公安厅、局进行案件通报、串并,并立足当地涉枪案件进行并案可能性调查。

  绿洲案件里有一个重要物证是骨柄尖刀,这把刀材质和样式都颇为罕见,很可能成为案件的重要突破口。

  参与此次全国协查和物证调查的胡国球说,关于这把刀,已经在北京中科院动物研究所进行了初步调查,但是没有结论性意见。北京的科研人员建议专案组到甘肃去调查,因为研究动物骨骼和骨髓的专门机构北京动物园骨髓研究所驻地在兰州,同时甘肃农业大学也有研究相关内容的重点学科。

  在北京动物园骨髓研究所专家的指导下,工作组到位于兰州郊县临下镇的大型牲畜屠宰场进行现场实验。研究所常年在屠宰场对牛、马、驴甚至骆驼等大型食草动物的骨骼研究,通过比对发现,这把刀具刀柄所采用的动物骨骼,无论是骨壁还是骨髓腔,都与这些食草动物截然不同。

  “骨髓腔大,骨壁厚,是大型食肉动物的后腿骨做的,结合刀具样式,这把刀很可能是西南边境一带流过来的。”胡国球回忆,当时兰州下着鹅毛大雪,在去临下镇的盘山路上,积雪厚达数十厘米,一边是兴隆山的万丈峭壁,一边就是大通河的万丈深渊。兰州当地公安机关的同志都劝说宁波的同志不要在这种天气出门,但是专案组为了尽早查清物证,冒着生命危险开车在崇山峻岭间慢慢前进,二十公里的山路,来回竟然开了整整一个昼夜。

  除此以外,专案组还到广州军区后勤部某仓库及物证相关企事业部门等13家单位进行物证调查、鉴别,查找绿洲案涉及的军用背包带等关键物证的来源。此次出征,行程逾万里,专案组在全国各地排摸了大量疑似案件,确定了部分物证的方向。

(现场调查取证)

  老公安留下遗言:此案不破,我死不瞑目

  1996年新年伊始,罗国安因为绿洲案的需要,离开宁波警校副校长岗位到刑侦支队参与专案工作。

  没想到,他在专案组一呆就是21个年头。

  早在宁波警校,罗国安已是宁波有名的技术专家,主讲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案发后没几天,叶信隆还专门叫人把罗国安从警校接出来,和他一起到现场进行分析研究。

  “叶信隆是宁波有史以来最有名的痕迹专家,很多华东的大要案,都要请他去会诊研究,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阿七师傅’,他也是我的授业恩师。”在罗国安眼里,“阿七师傅”既和善又严厉,生活上,他对年轻民警关心无微不至,但是工作上,他的标准极高,“如果达不到他的要求,你的日子会很难过。”

  罗国安回忆,工作时,师傅非常严肃,不苟言笑。他出门逛街最喜欢逛五金店、鞋店,喜欢研究新出来的工具和鞋底花纹。“他经常告诫我们要多动脑筋,要做有心人,‘优秀的技术员在工作时,就要像一条狗一样趴着,要把眼睛最近地贴近现场,你要是像一个人一样两条腿站着,这工作一定做不好’。”罗国安说,为了绿洲案件,瘦弱的叶信隆在近60岁的高龄,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身体越发憔悴,但是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感染着周围的人。

  罗国安秉承师傅叶信隆的哲学,坚信现场是案件的根源,没有来自现场的第一手东西,势必会给侦查带来无可弥补的损失。

  围绕物证的查证还在继续,每一件物证都要找到源头!尽管绿洲案现场遗留的直接认定证据缺乏,尽管当时的公安侦破手段不多,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专案组就要付出100%的努力。

  罗国安说,绿洲案现场中有一样物证,为了寻找这件物证的源头,专案组走遍了宁波全市的各个中学、小学,甚至到幼儿园,最后查到这件物证在绍兴、诸暨、余姚、慈溪一带均有出售,这也是专案组第一次将目光放在了宁绍一带区域。

  1996年的9月,叶信隆退休了。但执拗的老人还是雷打不动,每天到专案组来工作,帮忙整理案卷,研究物证。

  “他退休后要求将办公桌放在我对面,这样方便讨论案情。记得是1997年的上半年,一次,叶师傅对我说,他打算陪老伴到西安去旅游一次,并叮嘱我准备好他要的一些物证材料,就放在他办公桌上,他回来后要研究。”罗国安回忆,专案组成立一年多了,叶信隆日夜都扑在案件上,哪怕退休后也是如此,“他自感亏欠师母很多。”

  没想到,此一别竟成叶信隆与绿洲案的永别!

  在西安旅游途中,叶信隆便觉得身体不适,回到宁波后一检查,竟然已是癌症晚期。

  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年仅62岁的叶信隆最牵挂的还是绿洲珠宝行案,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对来看望他的专案组同仁留下了振聋发聩的遗言:“此案不破,我死不瞑目!”

(宁波公安着名技术专家罗国安)

  嫌疑人落入法网的关键证据出现了

  1998年4月7日凌晨1时50分,位于绍兴市解放南路的越城区供销大楼,再次发生枪案,虽然此案嫌疑人未遂,但在现场开了两枪,打伤一人。经枪弹鉴定,此案遗留弹壳与宁波绿洲案弹壳为同一支枪发射。

  至此,宁波绿洲珠宝行案件又多了一个名称——“宁波、绍兴系列性持枪抢劫杀人案。”

  案件发生后,宁波专案组成员觉得破案的良机来了,因为这次,犯罪嫌疑人留下了大量物证。这意味着嫌疑人有更多的马脚露出来。事实证明,最后让嫌疑人落入法网的关键证据,就在这些物证里面。

  根据省公安厅的部署安排下,时任宁波市委常委、公安局长郑杰民派出宁波最精干的队伍,由分管刑侦的王永年副局长带队,前往绍兴协助办案。郑杰民不止一次在各种场合说道:“绿洲珠宝行案件,是压在宁波公安,乃至宁波人民肩头的一座大山,无论如何,大家都要齐心协力搬掉它!”

  在这起案件中,有一件物证引起了宁波专案组成员的关注,就是犯罪嫌疑人在绍兴案中又留下了一个自制消声器。这个自制消声器与宁波绿洲案的那个很相似,但是工艺上又有所改进。该消声器用到了剃须刀网罩片,网罩片上有多少个洞,有怎样的毛刺,是一等品还是二等品,销往哪里?专案组都做了细致地分析与实地调查,最终,查证到这批网罩片为诸暨五泄在98年2月15日生产的,除了在生产地销售外,还销往余姚上新屋村的剃须刀生产基地。

  此外,该案遗留物证中,还有一顶嫌疑人用来伪装的老头帽,在宁波余姚地区也有销售。

  基于这两个物证来源的分析,宁波专案组根据省厅的部署要求,立足宁波本市,以余姚作为重点区域,展开了地毯式的排查工作。

  余姚市公安局副局长陈见,早在绿洲案案发时就参与了立足辖区的排查工作,而在98年绍兴案发后,他正式成为了专案组成员。

  陈见回忆,当时余姚排查工作日夜不停,以泗门镇为中心,所有的适龄可疑对象,侦查员都一一调查,予以否定排除。

  与此同时,海曙、慈溪公安机关也在进行地毯式的排查,同样没有嫌疑人浮出水面。

  尽管案件侦查受阻,但是专案组没有丧失信心。罗国安回忆,有好几次,专案组突然得到有疑似对象的信息,“整个人都会兴奋起来”,但是一次一次都否定掉了。

  这种由激动转为沉寂的情况,经常在发生。“刑警就要锲而不舍,否定掉一次,那就从头再来。”罗国安说。

  2000年,新任的刑侦副局长蒋朝栋,接过了王永年副局长手中的接力棒。之后,宁波公安机关围绕着物证和群众举报的线索进行了艰苦的调查、核实工作,努力缩小了侦查范围,并耐心等待这些工作能够最终转化为破案的喜悦。

(罗国安的绿洲珠宝案笔记)

  行程数万公里,一直走到了中印边界

  2004年1月22日,大年初一,上午7时许,正在单位值班的包中捷在公安网上看到一则警情:绍兴市诸暨县在当天凌晨2时30分,发生一起持枪杀人抢劫案,诸暨第一百货商店一名保安被嫌疑人用手枪击伤。

  包中捷是2003年3月1日任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的。在与前任支队掌门人林琪的交接过程中,他深深感到绿洲案的沉甸甸分量。上任后不久,包中捷在时任宁波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巫波伦的亲自部署指挥下,迅速组织人员对前面9年的所有资料进行了梳理汇总,同时加大对专案组的人力充实,全力准备攻坚。

  凭着老侦查员的嗅觉,包中捷感到这则警情背后可能隐藏的信息。他马上联系罗国安,请他火速赴诸暨实地了解情况。

  大年初一一早,罗国安前往诸暨。

  这次,犯罪嫌疑人在逃跑时,把枪丢了。在案发现场,罗国安第一次看到了这把枪,黑色胶木柄的制式手枪,犯罪嫌疑人在枪管外自己加上了消声器的接口。

  大年初二,巫波伦局长立刻指派时任市公安局刑侦副局长江国梁带队赶赴诸暨。根据省厅的部署安排,诸暨案部分涉案物证由宁波市公安局来鉴定分析。

  刑侦支队民警林锦锋从大年初二中午开始,就在市公安局的生物检验实验室等候指令,当天晚上9时许,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同志,将现场提取到的一个嫌疑人遗弃的面罩送到了她手中。林锦锋马上对这个宝贵的物证经行实验室检验。

  第二天凌晨2时许,检验结果出来了,公安机关第一次提取到了重大的,足以锁定犯罪嫌疑人的痕迹物证,这也给了专案组巨大的信心!

  宁波工作组在诸暨工作了整整一个月,虽然侦破遇到阻力,但是宁绍两地专案组成员,在省公安厅的领导下,都是信心百倍。

  围绕枪支来源,宁波专案组做了大量艰苦卓绝的调查工作。随着新的技术手段的运用,专案组还将以前两起案件中遗留的重要物证进行再鉴定、再处理、再调查。专案组民警行程数万公里,走遍全国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遍访专业机构、当地群众。

  龚建江说,诸暨“1.22”案中案犯遗留的枪支,确定为拼装的五四式枪支。其中枪身是黑龙江某兵工厂生产,拼装的黑色胶木柄则很大可能从中国西南边境流入国内。

  专案组成员吴寒冰说,为了查找枪支和骨柄刀的准确来源,他和蔡红波以及海曙分局的徐宵雷、程任远一道,五次挺进西南边陲。

  “每一个边境口岸都要开展工作,每一个少数民族聚集区都要走访到位。”吴寒冰说,为了确保工作细致不疏漏,大家几乎都是徒步挨村挨户开展工作,分发悬赏告示,调查刀枪来源,有时候为了访问一座苗寨,要翻过几座大山。

  吴寒冰的笔记本中清楚地记录着,他们耗时最长的一次出差时间长达3个月零28天,从广西的防城港出发,沿着祖国的边境线开展工作,全程基本步行,一直走到中印边界口岸高黎拱山,“每个人都走坏了两双鞋。”

  蔡洪波记得,有一次他们来到云南红河洲的公安分局请求当地公安机关协助调查。“接待我们的当地刑警大队的范大队长,他听了我们的汇报,看了我们携带的专案资料册后,双眉紧锁,久久不说话。”蔡红波回忆,最后,范大队长让他们次日上午9点,到大队会议室商谈工作。

  “我们第二天准时抵达会场,一进会议室,我们有点吃惊,一屋子的侦查员,全红河洲刑侦系统所有股级以上的领导干部,都到场了。”蔡洪波说,原来,这位范大队长被宁波同志的工作精神给感动了,他把所有的领导干部请到现场,就是为了让大家都感受一下宁波公安的战斗力。

  范大队长在会上说:“我以前不知道,原来刑侦工作可以做到这种极致,这样全面到位的专案资料手册,这样的物证查证力度,我从来没见过!宁波的同志,为了这1%的希望,付出了全部的努力,你们应该好好向他们学习!”

  专案组的工作,得到了红河洲公安机关的全力支持,甚至当地公安分局在条件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指派了全分局最好的一辆越野车,并配上专职司机供宁波专案组同志使用,并命令“除了宁波的同志,谁都不许用这辆车。”

  专案组的真诚、敬业、执着和信念,感动一个个口岸派出所,感动了一位位热心的群众,甚至还包括国内顶尖的科学家。

  为了确定骨柄尖刀的来历,专案组赴北京数次拜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全国动物研究的泰斗张亚平,都因为张院长公务繁忙而未能如愿。专案组民警在中科院门口一等就是5天,最终民警的坚持感动了张院长,同意采用国际最先进的动物基因检测技术帮专案组检验,首次明确了这刀柄是罕见的印支虎胫骨近端骨头所制,这种虎主要分布在缅甸、泰国、印度、马来西亚和我国云南西双版纳,进一步明确了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范围。

(专案组成员徐霄雷、吴寒冰、蔡洪波,最长一次出差长达3个月零28天,一直走到中印边界口岸)

  专案组采用新武器——生物检材建模比对

  案件不破,脚步不停,即便身处混沌,但是专案组一直坚信曙光就在前方。2007年,现已担任宁波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叶忠华,从包中捷手中接过接力棒,成为当时的新一任刑侦支队支队长,全面接手专案工作。

  从95年案发,这已是刑侦支队的第四任掌门人。

  出人意料的是,时隔三年,案犯再次按捺不住动手。2007年11月6日晚21时05分,诸暨市嘉瑞珠宝行发生抢劫杀人未遂案,省厅迅速将此案串并。通过对案发现场遗留的断线钳、RO管等物证来源的进一步查证,以及之前98年案件中遗留的老头帽、消音器网罩片,专案组大量的工作,将物证落实到了生产厂家、销售渠道及相关客户。

  与此同时,刑事科学技术又有了新进展,这次专案组得以采用新武器——生物检材建模比对工作。

  生物检材建模工程浩大,但是一旦构建成系统,将使刑侦工作打开新局面。当时的市委常委、公安局长王惠敏全力支持这项工程,无论是人、财、物都给于充足保证。

  领导的关心给予困境中的专案组极大地鼓励!

  侦查员吴晓东记得,专案组让他配合余姚、慈溪等地公安就按,进行试点建模工作,整整一年多时间里,他每天都在抽丝剥茧,期待从中发现蛛丝马迹,“但是我坚信这些等待一定会开花结果。”

  负责调查线索的侦查员依旧艰辛,专案组民警还一直保持着一年至少两次的频率,赶赴云南边境地区开展工作。

  徐霄雷记得,为了能从云南当地浙江商会的负责人处获得线索,往往要“热脸贴冷屁股”。当时为了找宝山的浙江商会负责人要线索,他足足上门拜访了八次,前七次一直被拒之门外,到了第八次,商会负责人终于被打动了,很积极地配合他们寻找线索,并动用自己的关系联系了邻县商会负责人,帮助他们解决了数据采集联系难的问题。

  因为地域差别,加之条件限制,当地很多资料没有录入系统,侦查员手工翻档案,抄录笔记,往往带去10支笔,转眼就没墨了,正是通过不懈的努力,专案组在云南采集到了大约10万条人员信息。

  2010年上半年,省公安厅组织开展对诸暨“11.6”案件相关视频分析工作,由当时的刑侦副支队长沈汝秉带队,宁波的年轻技术员贾向红与全国、全省的视频侦查专家一起,花费近三个月时间,仔细辨认了近1500千兆的视频资料。

  2010年9月,在时任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罗利达的具体部署下,宁波公安机关发起了新一轮攻势,通过将“绿洲珠宝行抢劫杀人案”凶嫌照片向社会公布,并向社会悬赏的方式征集破案线索。2005年,公安机关曾悬赏20万元,可当时还没有嫌犯影像资料。而这一次,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宁波市公安局将悬赏金额提高到了50万元。

  悬赏通告发出之后的几年中,全国各地各类线索纷至沓来。有来自新疆的监狱司法警提供的线索,有来自贵州贵阳的群众举报,称当地一名在宁波打过工的贵阳人有作案嫌疑……期间,专案组组织专门力量远赴云南、广西、广东、福建等地,对群众举报线索一一予以查证排除。

  2010年,罗国安已经65岁了,尽管精力大不如前,但他依然坚持在专案组的“义务劳动”。罗国安说,这个案子没破,他的心里有个疙瘩,只要专案组需要,他跑得动,也愿意继续跑;这一年,海曙分局民警包晓峰初出茅庐,怀着兴奋又忐忑的心情正式成为专案组的一员,当时海曙分局陈志国局长说的一番话后来一直留在了他的心中——搞刑侦,要有必须侦破案件的决心、要有坚信有能力破案的信心,要有一颗持之以恒的恒心。

  两千余条群众举报线索一一查证排除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专案组意识到科学技术的运用将会成为案件破获的关键,而为科学技术提供支撑的原始数据的采集工作则更凸显其重要性。当时,一些因为工作安排、身体、年龄等各种客观原因离开专案组的侦查员,在离开时候都会把工作心得和调查资料完完整整交到后人手中,这直接为专案组重新梳理案件相关信息打下了坚实基础。

  2013年,专案组将前期调查所获的海量信息进行数字化处理,全部输入公安信息系统进行比对,大家深信,巨量信息的积累终有一天会迎来惊喜的“碰撞”。

  拨开迷雾的过程是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专案组所有人有过某项调查即将突破的欣喜若狂,也有过陷入死胡同的无奈低沉。

  2014年下半年,一条来自省内金华的线索显示,有一名男子在身高、年龄等方面与警方对犯罪嫌疑人的刻画相当吻合,该男子曾开过小型机械加工厂,与宁波客户有来往,绍兴04年发案期间曾经在绍兴待过。吴晓东获得这条线索后,立即与罗国安等人一同赶去金华磐安,然而最终却证实这人并非犯罪嫌疑人。

  2015年,有线索反映萧山一名男子,曾经做过钢结构生意,开过五金加工厂,95-96年期间在宁波生活,97年买入了一辆高级轿车,并在宁波上牌。2004年期间在诸暨生活。且生物检材检测高度疑似,为徐姓。

  “当时该男子就居住在萧山与绍兴交接处,翻过一座小山就是案发地。”吴晓东与同事到达男子居住的三层楼民房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断线钳,眼睛四下里一扫,院子里地上散落着各式五金工具,一边平房里还有小型车床。

  “整个人都发热了,当时觉得这次或许真的有戏。”吴晓东说大家信心很足,提取生物检材后,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专案组还专门去了两次,可最终通过进一步比对后,排除了该男子嫌疑。

  一直到案件最终破获为止,专案组对两千余条群众举报线索一一查证排除,尽管一次次从无限接近终点被拉回原点,但始终没有人放弃。2011年开始介入专案的杨均,当时主要负责甄别梳理慈溪过往发生的案件,完成从人到案的研判,找出可疑对象,供专案组落地查证。

  “有时候任务下得紧急,量也非常大,有一次领导给了我们一份1300多人的名单,需要在一周时间内完成从人到案件,再一层层缩小范围,提取出较有可能的人员供其他侦查员查证。”杨均说,这样的工作,这几年从未间断地在做,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留下的就有了更大的可能。

(侦查员在云南边境调查物证时遇突发洪水)

  省厅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签订专案攻坚责任书

  2016年7月26日上午,省公安厅召开“1.22”系列持枪杀人抢劫案件专案会议。

  受时任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刘凯委派,宁波专案组由市局党委副书记励健带队,带领海曙、余姚、慈溪分局责任领导,以及罗国安、陈志国等专家成员,开赴杭州,专题向时任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黎伟挺汇报宁波前期专案侦办以及下步侦查建议。会上,省公安厅要求宁波、绍兴两地公安机关为进一步发起专案攻坚做好准备。

  省委常委、公安厅长徐加爱在期间专门听取了案件汇报,指示要对此案全力侦破。根据徐厅长的指示,11月23日,省厅正式成立专案攻坚指挥部,由黎伟挺担任“宁绍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案件侦破总指挥,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俞流江任副总指挥。会上,省厅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签订了专案攻坚责任书,将工作细化,责任到人。

  刘凯局长高度重视此次绿洲案的冲刺攻坚工作,多次召开协调会,就警力调配、工作方向、协调分工等问题作出指示。自此,宁波公安机关在省公安厅的统筹部署下,在市局党委的具体指挥下,对余姚、海曙、慈溪等地公安机关进行全警动员,以“突出重点、全面推进”为工作方针,全力以赴开展对四起案件相关物证和人员的再排查。宁波还派出精干警力充实到省厅组建的新侦查团队中,并组成信息、侦查、视频、技术等四个工作组,累计分析人员信息75000余人次。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余姚公安机关在这次攻坚冲刺中展现出极大的责任担当,陈见副局长主动向省公安厅立下军令状,他担纲的30名余姚公安局的精兵强将,承担着最繁重的异地排查和视频复看等工作。

  2017年1月,余姚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施文华带领由余姚、海曙民警组成的13人侦查组,兵分4路,在诸暨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对诸暨市27个乡镇街道按片区划分,针对筛选出的1600余名重点人员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并且工作任务要求一一落地见面查证,并建立一人一档。

  尽管任务繁重,异地排查困难种种,但大家士气高涨,并深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三个多月时间里,侦查员们吃住一起,每天工作结束回到驻地后,还要利用休息时间开会统计工作进度,总结不足与发现的问题。考虑到节假日更加便于排查工作的开展,专案组成员放弃节假日和休息时间开展走访,风雨无阻,最终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工作任务。

  对于这段经历,包晓峰深有感触,日复一日大量繁琐的工作中,专案组成员们时常互相勉励:勿以为我们的排查工作没有尽头,勿以为我们的付出没有回报,勿以为我们的坚持没有意义,苦中作乐才是刑警本色!相比22年来几任专案组、几代侦查员为了专案组的付出,哪怕我们的付出与努力最终没有回报,只要这块排查工作在我们的手中见底,也是为后继者的铺垫,那我们的“无用功”也就是“有用功”。

  侦查过程中,大数据其实是靠专案组成员“跑”出来的。专案组成员王瑞真记得,今年2月的一天,他接到专案组指令,要求他和同事前往河北石家庄,找寻人员配合调查。尽管资料上人员信息详实,但到达目的地后,却发现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当地派出所给他们指出这名人员大致居住的一个500多人的行政村,然后王瑞真和同事就从村口到村西,通过村民打听,最终经历了整整一下午,找到人时太阳都已经落山了。

  侦查过程中,专案组成员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其中艰难险阻不言而喻。来自慈溪市局的专案组民警张思翔在绍兴越城区查找线索时,就遇到过“导航也找不到”的地方。为了找一名油罐车司机询问线索,晚上10点多,张思翔和同事按照约定时间到达对方所说的地点,没想到由于地处偏僻,发现根本没有对方所说的厂房。“我一边和对方描述来时看到的标志性建筑、桥梁,一边开车一边按喇叭让对方听。”随着对方电话里传的喇叭回声越来越清晰,张思翔知道走对了路,摸索了大半小时,终于找到了对方所在的厂房,顺利完成了任务。

  在人员排查组不妥协、不放弃的同时,视频组围绕系列案涉及的所有视频监控,展开了筛选、复看工作,累计查看视频1500余千兆,记录信息16000余条。

  陈见说,视频组成员一开始对诸暨是完全陌生的,但是为了最大限度获取监控背后的隐藏信息,侦查员还需要实地踏勘。哪个监控在什么位置?一条小巷连的是那一条小巷?侦查员一遍遍去跑,一遍遍进行实地侦查实验。如何可疑或者不能确定的信息,都要反复核实,直到明确或排除。到后来视频组成员都感叹,诸暨的城区和周边一些乡镇,他们摸得比余姚都熟。

  2016年12月底,余姚、慈溪地区的生物检材建库工作已经初现规模,在工作中,基层警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某个对象不配合,侦查员一遍遍打电话,最多打了20遍电话,给对方做解释工作,感动对方。慈溪民警裘迪辉说,所有民警都展现了极强责任感,全部放弃了双休,所有民警扑到信息采集上面,找不到人的时候,发动村干部一起驱车到外地采集。

(余姚工作组工作场景)

  听说抓获嫌疑人,许多宁波老公安掉了眼泪

  2017年3月29日下午14时21分,专案总指挥黎伟挺下达了抓捕命令,籍贯台州临海的犯罪嫌疑人徐某,在诸暨暨阳街道落网。通过对徐某生物检材的进一步核对,专案组确认他就是宁波、绍兴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

  案件告破的捷报传出后,迅速在宁波社会各界掀起了极大关注,一时间,网上、网下都以最快速度传播着这个好消息,市民、金店行业、警界内部……所有当年接触过、这些年听说过案情的人都显得很振奋。

  1995年绿洲珠宝行案发至今,宁波市公安局一共经历了牟高望、郑杰民、巫波伦、王惠敏、刘凯5任局长。22年来,每一位新上任的局长,都会从前任局长的手中接过接力棒,咬定青山不放松,全力推动案件侦破。

  22年来,4代专案组侦查员前赴后继,全市公安系统参与过此案侦查的民警更是不计其数,如今,大家心中共同的重担终于卸下。

  听说抓获了嫌疑人,许多宁波老公安掉了眼泪。

(嫌疑人指认案发现场,资料图)

  陈志国,当年第一个踏进绿洲案现场的专案组成员,如今已在海曙人大担任主要领导多年。当年他离开公安的时候,将自己大半辈子从警生涯积累的各类案件破案资料全部烧了,只留下一个档案袋,那就是绿洲珠宝行的档案袋。他说,绿洲案不破,其他成就不值一提。如今,他终于给自己的这份情结画上了一个圆。

  施加祥,那个绿洲案发时紧张到摸不着自行车钥匙的刑侦大队长,得知次案破获的消息时,心中百感交集。22年来,他始终确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案子一定会告破,“在有生之年看到案子破了,真的没有遗憾了。”

  “29日晚,朋友圈被案犯落网的消息刷屏,都是欢呼的声音,大家压抑得太久了。”95年绿洲案勘查现场时,还是年轻后生的孙岳庆清楚记得,案发当时自己女儿才6个月大,如今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即将走上社会,而他也已两鬓斑白,向来严肃的他脸上露出久违的轻松笑容,“22年了,大家的辛苦没有白费。”

  从疲惫到忘却疲惫,从遗憾到没有遗憾,专案组成员在得知案犯落网时,大家的心路历程竟是那么殊途同归。

  余姚的施文华,得知破案消息的那一刻,流下了眼泪。

(嫌疑人落网,资料图)

  接到抓获嫌疑人消息的那一刻,海曙分局鼓楼派出所副所长包晓峰正带领队员在山区工作,作为专案组里最年轻的的成员,他除了激动还有骄傲,“有生之年能参与这起案件的侦破,是专案组成员的骄傲,也是每一位浙江公安人的骄傲。”

  面对堆起来整整有三人高的90余册工作卷,市局刑侦支队民警吴晓东,终于怀着圆满的心情,跟这些他亲手整理的20余年来的所有侦查工作资料挥挥手说再见了,同样烟消云散的是十多年来艰苦卓绝侦破过程中的病痛与疲惫,当年侦查陷入困境的苦苦挣扎、手术后拖着虚弱病躯时的身心俱疲,以及带着药丸与60多岁有着严重腰椎间盘突出疾病的罗国安跑遍全省各地时的艰辛,全都被喜悦填满了。

  “案件破了,不要忘了我们最大的依靠——人民群众。”经历22年风风雨雨的罗国安,终于不再沉重。他深知胜利的获得,离不开22年来宁波、绍兴,乃至全省人民的理解和支持,正是那些线索、那些期盼、那些鼓励,都化为了宁波公安人前进的动力。

  就在这个清明,72岁的罗国安与几位老同事一起,带上了这个好消息,来到了“阿七”师傅叶信隆坟头,家祭无忘告乃翁,阳光很好,甬城很美。 记者沈之蓥王晓峰通讯员孙波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bet36体育直播_bet36体育在线开户_bet36体育在线娱乐 浙ICP备19005511-1号
办公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华楼街8号世纪广场A座411室 电话:0574-81156218